网络114首页|网络114推广|建议反馈|帮助中心网络114走向全面创新,引领下一代互联网模式,所有创新均拥有国家知识产权,请勿模仿!
网络114>看点>企业人物>20岁高考失利,40岁成就小灵通,60岁他重组老男孩天团再出发
20岁高考失利,40岁成就小灵通,60岁他重组老男孩天团再出发
2017-06-12 14:34:34
王祖光,2017年6月,杭州
1979年,杭州小伙子王祖光25岁。
那时候,杭州城站火车站的老楼还在,他坐上一班南下的绿皮火车,来到广州。然后搭车越过一个叫做宝安的地方,去到香港。
“那时候还没有深圳呢。”他回忆说,过了宝安,就是大片大片的荒地,边防战士随时会对偷渡者开枪射击。
那时候中美建交才几个月,内地没有直飞美国的航线,只能从香港经台北转机。
对于一个50后的内地青年,这是一趟完成陌生的旅途,命运就此天差地别。
1979年,邓小平访美,他戴上牛仔帽的镜头,成了外交史上最经典大一幕
一个聪明的翻砂工
在美国降落的时候,王祖光已经变成了Peter Wong。
他的童年是在华家池长大的,父母都是浙江农业大学的老师。那时候的华家池是不折不扣的杭州城外,所以Peter也一直说,自己是在田间地头长大的。
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,他这一代人是没有大学念的。所以尽管成绩不错,他还是早早进了工厂,成了一名翻砂工人。
他干得很不错,甚至还搞出了一种新的钢材。那么多年过去,Peter已经头发花白,但对这一段还是颇为得意。
“那是1977还是1978年,邓小平刚刚提出要四个现代化,杭州第一次科技大会,四个大彩车游行,从检阅台(注:当时的检阅台就在如今杭州武林银泰的斜对面)前经过,有一辆就是讲我这个项目的。”他说,“当时浙大有个国家级的材料实验室,我一个人用啊。”
1977年,中断12年的高考恢复了。图为当时考场老照片。
贝尔实验室
他们这代人上大学的唯一机会,就是1977年恢复的高考,或者完全未知的留学之路。
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,他去报考清华大学研究生,结果名落孙山。到了第二年,他有了好几个选择,继续考,或者去日本留学。但不久之后中美建交的消息,完全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1979年,当他听到可以去美国念书的时候,就毅然决然地申请了。
“也是运气好。”他笑笑说,没想到居然就成了,懵懵懂懂,揣着钱,就去了美国。
他的学霸基因到了美国仍然很好用。先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补习,课余时间洗盘子送外卖,然后顺利进入伊利诺伊大学文理学院和工程学院。短短两年半,就拿到了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双学士学位和电子工程硕士学位。成为了伊大建校200多年来第一个在两年半的时间里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的学生。他甚至还进入了美国著名的贝尔实验室 (Bell Lab) 担任研究员。
美国贝尔实验室老照片。这座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名册就像是诺贝尔奖的颁奖名单。而且在那里,不管年龄差距多大,研究员之间都可以针对某个项目自由探讨甚至争论。
1989年,Peter回到中国。他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快速发展,以及隐藏其间的巨大机会。
“当时美国电话渗透率已经达到50%,而在中国仅不到1%。老百姓家装一部电话的费用不仅高达2000元,还得再等上几个月乃至一年的时间。”Peter回忆,“在市场还不成熟的中国,从0到1要远比从1到100容易,而我是个机会主义者。”他觉得,自己可以做一家中国的AT&T。
他有技术有经验,但上哪里去找钱呢?
辗转之下,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人。
纽约炒房高手Charles Xue
那是一个正在纽约炒房的北京人,叫做Charles Xue,他还有个更响亮的名字,叫薛蛮子。
当时薛蛮子是纽约有名的“炒房高手”,甚至连华尔街都在关注他。和Charles和Peter接上头,就表示出了对新项目浓厚的兴趣。没多久,他就带着陆弘亮飞到纽约,和Peter共商大计。
当年名噪一时的UT三剑客,陆弘亮、薛蛮子、王祖光(从左到右)
三人一拍即合。决定成立一家公司,各占三分之一。这个比例,就顺手拿了一张餐巾纸写在上面,也没有什么正式协议,成立了一个“Unitech工业集团”。“后来那么多年,我们为技术东西拍台子都拍过,但是为股权为收益从来没有吵架,从来没有。”
当时的Unitech野心很大,设置了4个“集团”,除了主攻通讯科技的UT,还包括薛蛮子的老本行房地产、陆弘亮的老本行电脑销售,甚至还生产过牙膏……
小灵通和孙正义
而最后成功的,只有位于杭州的UT斯达康。
而这家公司最著名的产品,是在世纪之交席卷中国的“小灵通”。
“其实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小灵通的这项技术,但大家都不屑去做。觉得这东西不靠谱。可当我们做出来之后,大家都后悔了。”Peter回忆说,当时的后悔大军里,甚至包括华为任正非这样的大佬。
当然,也有识货的人——或者说运气好的人——如今大名鼎鼎的软银老板孙正义,当时就投了UT斯达康。一方面是看好公司,另一方面也是人脉和圈子:孙正义原本就是陆弘亮的发小,也是薛蛮子的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师兄。
事实上包括后来对阿里巴巴的投资,也都是在同一个圈子里发生的事情。
这个圈子的故事其实很有趣——比如孙正义(上图)和陆弘亮其实是发小;他们在美国搞翻译软件项目的时候,贴告示要找一个懂拼音的人,结果来的是薛蛮子……是不是有点西天取经的味道?
如果说现在的杭州中国最重要的“硅谷”之一,那么UT斯达康和小灵通,毫无争议就是她的第一张名片。从这段经历开始,Peter也成了中国科技创业圈里的元老,如今回忆往昔侃侃而谈,一不小心就会聊起很多大佬的八卦和秘闻,俨然一部活字典。
“之前还有出版社来约稿,让我写写UT这些年的起起落落,但我想算啦,太得罪人。”他笑道。
当年UT斯达康生产的小灵通。小灵通得名于著名作家叶永烈先生的科幻作品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。1996年,UT斯达康公司得到叶先生的无偿授权,将“小灵通”命名为一类无线市话产品的称呼。。
2000年的中国富豪榜
2000年,UT斯达康在纳斯达克上市,Peter瞬间成了富豪。“当时国内有个财富排行榜,我记得UT一共有5人上榜,但既没有薛蛮子,也没有我,其实我们就躲在后面,媒体都不知道。”Peter说,如果当时的财富参与排行,怕是可以去冲击首富的宝座了。
而那时,同样在杭州,马云刚刚拿到了孙正义的投资,正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。两代IT大佬,其实交集很多。
当然,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的那天,Peter和薛蛮子、陆弘亮这三个老男孩,心情其实很复杂——他们当年曾经拥有阿里巴巴两成的股份,但在十几年前就离场了,获利大约十倍。“但你知道吗?孙正义坚持了下来,他赚了4000倍!”
UT斯达康在美国上市,王祖光(左四)、陆弘亮(左六)、薛蛮子(右七)、吴鹰(右三)都在现场
当然,老男孩组合,在UT的项目上还是获得了丰厚的回报。
薛蛮子是个精明的投资人,上市后很快就离开了UT,获利了结。据说他至少赚了1.2亿美元,相当于9.6亿人民币。过了几年,因为经营理念的分歧,Peter也离开了。
他回到美国,买下两座农场,过起了“悠然见南山”的生活——直到现在,他还是半个月在杭州忙事儿,半个月回美国种地。“放松一下,陪陪家人,当当农民么。”
一个富豪的奇葩投资之路
他其实一直在做投资,做过很多事情——但大多数都不太成功。“这些年尽赔钱了。”他笑笑说,就当时玩儿吧,过程很重要。
最奇葩的是,他甚至还投资过唱片行业。我们现在仍然很容易在网上查到,强磊音乐(来自Peter前两个儿子的名字)——他们签约过的歌手,也包括沙宝亮这样的大牌。“这么些年,我就是项目比钱多。”他自己都笑了。
2000年,沙宝亮演唱的《青春日记》,就来自中唱领先音乐和强磊音乐连手打造的合辑《校园Feeling》
面对我们的采访,Peter总结了两条经验:
第一,没玩过的事儿,总得玩玩看吧,何况还有人给你投资;
第二,做事一定更要看看未来,像他的朋友雷军说的,要顺势。
这两条道理或许是背道而驰的,也可能是辩证统一的。
年过花甲的老男孩创业天团
如今,他已年过花甲,却决定重新上路。
他把目标瞄准了新能源汽车,而幕后的,还是老班底——他和薛蛮子、陆弘亮在香港机场碰了个头,和当年成立UT一样,他们很轻松就达成了成立一家新公司的意向。背后的投资人更是星光灿烂,包括李开复、徐小平、杨向阳、蔡文胜等10名中国天使会成员,都“随了份子”。新公司叫做恒源电动汽车集团,由Peter掌舵。公司的中高层,也有很多是他当年的旧部,如今都是业内响当当的人物。“很多人,打个电话就来了。”他说,“互相知根知底,很信任,一起玩嘛。”至于报酬,他也说得很坦然:“当你已经财务自由,钱其实就没那么重要了,也就是一个游戏积分吧。”
“三剑客”再度聚首
5月26日,恒源在杭州开了发布会,Peter也邀请当年的“UT三剑客”中的陆弘亮上台,他感慨地表示,恒源电动车集团让当年一起打天下的老伙伴又走到了一起,这份情谊实属难得。
曾有机会入股特斯拉
事实上,在汽车这条路上,这群老男孩很早就已蠢蠢欲动。早在2007年,他们曾经和特斯拉时任CEO马丁·艾伯哈德进行了接触,当时该公司的首款车型Roadster还未实现量产。“但是因为产品距离量产还需大量资金投入,我们最终选择了放弃。”
不过,对于Peter的汽车梦,很多伙伴,甚至陆弘亮都是将信将疑。“他们都说我在瞎搞,谁都这么说,连我太太都说。他们就觉得你现在就跟老顽童一样,你爱做什么,你就去做吧。”
他很喜欢爬山,也喜欢拿爬山来作比喻:“就是没玩过的事情,那条山路没有去过,一起去玩一下,一个人去玩胆子小,万一出了什么事情,吆喝几个人一起去嘛,壮胆。”
王祖光登台演讲,介绍项目
他的逻辑其实也很清晰:汽车是未来最大的产业之一。“但大家都在做电动跑车,多漂亮啊,我做不出来,恐怕也争不过别人。”他分析说,“但电动的物流车呢?城市物流,包括更广阔的农村物流,我们就来做这个事儿嘛。”
他的恒源电动车集团正在致力打造一个产业协作平台,叫做“容大”,取“有容乃大”的意思。“这不是一条生产线,这是一个平台,我们整合各种公司、资源,把事情做起来,这是一个新的模式。”
恒源分别针对城市和农村环境的新能源物流车亮相
目前,他们已经有了六款电动物流车。“大家看到的时候都觉得:哇,好难看。”他自己也笑了,说这种实用主义,其实也是自己一贯的作风,“高维低档,这是我们的战略。就像当年小灵通一样,它的信号确实很差,但它代表了当时的趋势。”
这些电动物流车也是一样。“你看人家都改装车全是汽油车改装,我们是唯一一辆全世界,目前来说唯一一辆从头到尾,我们所谓的为电动车而生的,就像特斯拉是为电动车而生的,它从头到尾是电动车设计的。”
老男孩们轮流和新车合影
说到年龄,Peter丝毫不介意。“我们大概是最老的创业组合了。”他笑笑说,“但我再跟你说一个,肯德基你知道吗?山德士上校可是75岁才创的业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他,了不起!”
据身边人说,Peter虽然60多了,但精力比年轻人还好。经常工作到凌晨,大清早照样起来,还时不时要长途飞行。
那有考虑过退休吗?他想也没想就回答:“退不了,原来我40岁的时候UT上市了以后我退休了,难受,不行,没办法。而且还发胖,大家都说我是肥胖症。”
或许正是因此,他现在非常喜欢爬山。刚刚过去的端午节,他就约了朋友去爬了杭州的十里锒铛。“爬山好啊,你看王石去爬珠峰,这事儿不仅费钱,还有危险吧?但为什么这么多人还要去呢?”
在路上,或许就是这几个花甲老人最想要的状态。

网络114首页  企业黄页  最新产品  最新加入企业  推荐产品  推荐企业  免费登记企业  免费发布产品
网络114推广业务员查询网站地图帮助中心关于网络114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0-2017 广州亿码科技有限公司  网络114-中国企业信息推广平台粤ICP备09007261号-31网络114-中国企业信息推广平台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